Home » 中国旅游 » 水墨丹青杨柳青

水墨丹青杨柳青

杨柳青,一个听起来就让人浮想翩翩的地方,那会是一处怎样的故地呢?在我的思绪中,似乎拥有这样一个名字的地方,应该有着这样的场景:古镇笼烟雨,粉墙隐斜柳,绿水横扁舟。但时光荏苒,曾经的故地还是这番模样吗?那传承了千百年的水墨丹青是否还在流光异彩呢?杨柳青,柳柳青!昔日青青今在否?

带着这些疑问,我和阿胖同学挤上了从天津市到杨柳青镇的公交车。那是个阴雨天,原本灰迷的天气就使得我们有些烦闷,在经过一路的颠簸后我们来到了目地的,望见了这和想像并不一样的“古镇”,失落便涌上了我的心头:杨柳青,柳柳青!昔日青青今难寻!历经千百载,古镇早已是年华已逝、面目全非,而昔日的杨柳更是几经凋零,难觅踪影。我们不禁要问:这就是蜚声海内外的中国四大年画之首的杨柳青么?

有着千年文化底蕴的杨柳青镇,是中国北方历史名镇。明清时杨柳青即为中国北方民间艺术集散地,它孕育出了中国四大木版年画之首的杨柳青年画、享誉津京的杨柳青风筝和剪纸等民间艺术奇葩,杨柳青砖雕石刻、民间花会等也为一时之大观。杨柳青古时的民俗文化气息十分浓郁,小镇旧有戏楼、牌坊、文昌阁,称为杨柳青三宗宝,现在文昌阁尚存。清代有津门著名的崇文书院及古寺院40余座,现尚存普亮宝塔、报恩寺、白檀寺遗址等。位于镇中的清末建筑石家大院以其规模宏大、建筑华美而驰名华北。

海外人称,有华人的地方就有中国年画,有年画的地方就有杨柳青的影子,可见杨柳青年画影响之深远。杨柳青的民间木版年画产生于元末明初之际,此时杨柳青镇的地缘优势已由盛而衰,走进了“昔时杨柳今飘零”的晚唱时节。而就在这动荡乱离、生灵涂炭的社会背景下,杨柳青人把对生活的美好希冀寄托于刻刀、木版、丹青之间,创造了以写实与浪漫相结合的手法,并逐渐形成了题材广泛、布局丰满匀称、格调吉祥喜庆、富有音乐感的风格特色。杨柳青年画鼎盛于清代雍正、乾隆至光绪初期,此时的杨柳青全镇连同附近的30多个村子,达到“家家会点染,户户善丹青”的境地,画店鳞次栉比,店中画样高悬,各地商客络绎不绝,是名副其实的绘画之乡。第二次鸦片战争以后,杨柳青年画开始走向衰落。1926年,霍派五世传人霍玉棠创建了杨柳青镇最大的“玉成号”画庄,杨柳青年画渐渐走向复苏。解放后,周恩来总理还曾亲临视察并给画庄寄来急需的藤黄原料。“文革”期间,杨柳青年画改为胶版印刷,传统工艺濒临绝迹。

如今,杨柳青年画已是中国民间艺术的瑰宝,有识之士也都在为传统文化的复苏做着贡献,年画自然也就成为了旅游观光最重要的看点。镇上现在也有一些年画店,但光顾的人很少,传统早已不是现代人的生活必须,传统也早已经被人们所遗忘。杨柳青,青青的时代一去不复返,曾经的繁华早已凝结在愠黄的宣纸上,蘸一笔墨色,渲一缕吉祥,一曲笛声罢,杨柳春风尽凋残……

杨柳青年画继承了宋、元绘画的传统,吸收了明代木刻版画、工艺美术、戏剧舞台的形式,采用木版套印和手工彩绘相结合的方法,创立了鲜明活泼、喜气吉祥、富有感人题材的独特风格。制作时,先用木版雕出画面线纹,然后用墨印在上面,套过两三次单色版后,再以彩笔填绘。既有版味、木味,又有手绘的色彩斑斓与工艺性,因此,民间艺术的韵味浓郁,富于中国气派。在中国版画史上,杨柳青年画与南方著名的苏州桃花坞年画并称“南桃北柳”。

“华北第一宅”——尊美堂。说起“大院”,人们定会想起山西的乔家大院。在天津,提起杨柳青的石家大院,百姓也是如数家珍。早在百年前天津地区就曾流传有:韩、高、石、刘、穆、黄、杨、张等八大商家的说法。八大家的形成与出现,不得不说与明清时期天津海运的兴旺有着密切关联。粮米盐业的发展使得早先祖辈从事漕运的船工,先后逐渐发展、发达起来。石家是当年天津八大家之一,祖辈贩运粮棉,利润丰厚,置房买地,重利盘剥,一度财势显赫,声名遐迩。石家当时在杨柳青已有万亩良田,遂有“石万千”之名。坐落在运河北岸的石家大院原系天津八大家之一石远仕的住宅,也称尊美堂大院,号称“津西第一宅”、“华北第一宅”。石家大院始建于1875年,至今已有130多年的历史。全宅共18个院落,278间房,修建时耗费白银30多万两。石家大院以精美的砖、石、木雕特色最为精绝,在全华北也称为“三绝”,这也是清代津沽豪富住宅常见的做法。目前,石家大院是迄今华北地区最好,规模最大的民宅建筑之一,1992年被国务院批准为全国近代优秀建筑。

石家大院戏楼:建于1875年,主要用做办堂会,整个建筑为全木构造,建造时没有使用1根铁钉,这也堪称“华北民宅一绝”。值得一提的是,石家大院戏楼是一处集南北建筑风格为一体的古建筑。它“冬天暖,夏天凉”、“楼里唱戏,马路上叫好”(因为它有回音壁),相比较而言,在全国来说中式戏楼当中也是保存比较好的一个。

从甬道一侧的小门进入,一间百十平米、两层楼高的大厅里,摆满旧式方桌、靠椅,这里就是石家办堂会的戏楼,它可以同时容纳200个人在这里听戏饮宴。此大戏楼建筑之巧妙,布局之合理,功用之完备,堪称石家大院精绝所在。办堂会,是旧时风俗,也是豪门大家夸耀财富的一种方式。步入戏楼内,依稀还能体会到些许往日的华贵、热闹气息。戏楼整体色调以黑、红为主,辅以富贵的金色,戏楼内一应家什装饰仍是按当时的规矩摆设。戏楼分上下双层的中空式结构,全部是砖木抬梁结构。南北两个双脊大厅与中间大厅连在一起,立柱为上圆下方的通天柱,取其“天圆地方”之意。上层为回廊,也叫跑马廊,是唱堂会时看家护院站立的地方。下为厅堂,分前后堂,设桌椅百余,均为古式见方桌椅。厅堂前部为男眷桌位,后部为女眷桌位,前后部之间设薄纱帘幕相隔。

戏台上、下场门内为演员休息间,现存放有戏袍、头冠若干,一侧供奉着与“梨园行”颇有渊源的唐玄宗李隆基像。穿过红彤彤的大红灯笼向窗外望去,仿佛还能在空中寻得一丝悠远的喧嚣。感受整个大厅,似乎也弥漫着旧时封建大家族生活奢靡的气息。戏台正中木椅上的坐客此时也显得有些寂寥,因为偌大的戏楼只有我们几个看客。当年孙菊仙、余叔岩、谭鑫培等著名京剧艺人都曾在此献艺,场场必是灯火辉煌,热闹异常。影视剧组在这里不但可以拍摄堂会的场景,也可以作为家庭大厅堂全景的拍摄场景。《金粉世家》中就有一组传统结婚习俗的“婚宴”戏在这里拍摄完成。(图/文:李双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