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Advertising, 历史文化 » 萊爾蘇帕爾 LYLE SOPEL

萊爾蘇帕爾 LYLE SOPEL

“每個人的生命中都會出現一些事情,使你甘願為之而放棄自己,然後你發現,這絕對是正確的選擇。”

之所以說萊爾• 蘇帕爾的藝術實踐很特別,是因為蘇帕爾完全是自學成才。和蘇帕爾的同輩人不同,他在幼年時期就已經展現出了他的藝術造詣。蘇帕爾的父母都有很深厚的倫理道德工作背景,所以從小對他的要求都很嚴苛。隨著年齡的增長,他的歐洲血統逐漸蘇醒,提醒著他不論付出多少努力,都一定要成功的強烈決心。蘇帕爾在14歲時便開始在他的雕塑工作室裏創作,一天幾乎10個小時,他都是在工作室裏度過的。

他在正規的學校以優異的成績畢業。之後,在父母的資助和支持下,蘇帕爾遊遍了歐洲,到訪了各類畫廊和藝術博物館。此次歐洲之行對蘇帕爾的藝術發展起到了重大的影響。布朗庫斯(Brancusi)、羅丹(Rodin)和摩爾(Moore)的作品刺激了蘇帕爾的靈感,而之後這些藝術家也成為了蘇帕爾追尋藝術道路上的良師益友。歐洲之行結束後,年輕的蘇帕爾回到了溫哥華,在蘭加拉學院(Langara College)攻讀藝術專業,也是在這時,蘇帕爾第一次接觸到了西海岸玉石。在看到玉石的第一眼,蘇帕爾的血液開始沸騰了,體內的創作因子們開始蠢蠢欲動。他曾這樣說道:“當我第一次聽說玉石這個名字時,就感覺是有人在叫我的名字一樣。我把所有的課程都換成了雕塑,便開始專一的在石頭上進行雕琢。”或許是因為他如此這般專註,甚至虔誠地將雕刻與他的生命融為一體,機遇的大門徐徐向他張開。

在70年代早期畢業之後,蘇帕爾遇到了生命中的貴人,這位先生為蘇帕爾提供了一間工作室,一份可觀的收入以及所有玉石雕刻所需的材料。起初的計劃是讓蘇帕爾輪流培訓雕刻學徒,從而使他的捐助者能夠出口這些雕塑,但是這樁生意一直搖搖欲墜,前途堪憂。在歷經了三年的坎坷與磨練之後,蘇帕爾在溫哥華酒店(Vancouver Hotel)舉辦了第一屆個人展並大獲成功,所展出的90件雕刻作品全部售完。也就是在此之後,蘇帕爾決定以獨立雕刻家的身份活躍在藝術界領域中。雖然建立自己的工作室耗費了一些時間,但是這並沒有阻礙蘇帕爾前進的道路。成立一個工作室是一件很復雜的事情,蘇帕爾不僅要自學玉石雕刻的工藝,而且要設計自己的工具、流程,要為雕刻的成功創造一個經得起檢驗的工作環境。

蘇帕爾現如今的工作室呈現了一種比較復雜的狀態,他陳述到,“寶石雕刻是一項很復雜的工藝,需要水,並且需要定期將工具濕潤,才能進行完美的雕琢。當然,工具的的選擇和運用也大有學問。比如金剛石鉆機,需要通電,所以很難和水配合工作。” 蘇帕爾是一個很細致的人,工作室裏的每處細節都很有講究。他的墻壁和地板都采用了防水的材料,新奇的是工作室的地板是傾斜的,目的是便於排水,工作室裏還設有良好的通風管道。蘇帕爾自己有一套很特別的“工作服”—— 他在工作時,都會身著橡膠衣、戴耳罩、防塵面具和護目鏡。濕氣、研磨機的轟鳴聲和碎石顆粒都會傷害到蘇帕爾的身體,所以在工作前要做好萬全的防護措施。他曾很幽默的形容自己像是一個深海潛水員。即便是在這種嘈雜惡劣的環境之中,蘇帕爾還是能夠尋找到內心的平靜,專註的投入到創作中去。

從畫圖、泥塑,再到玉石雕刻是一項有組織的進化過程。在過去30年裏,通過一小時又一小時的堆砌,在蘇帕爾的作品中可以看出那些努力的痕跡。從玉佛(Jade Buddha)中惟妙惟肖的表情,到海精靈(Spirit of the Sea)中體態婀娜的女神,手捧一顆璀璨無比的紫水晶貝殼,這些作品無一不透露出蘇帕爾的努力和精益求精。蘇帕爾相信除了嚴格的練習之外,一個自律的日程表也是成功的關鍵所在。蘇帕爾覺得跑步、舉重和冥想對於他所執著的這項藝術形式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蘇帕爾說:“不管是玉,還是其他石頭,從本質上講,他們都非常重。我每天都要搬運以及雕刻這些重達50到60磅的石頭,所以如果我不能在體力和精神上都處於良好的狀態的話,那我就無法繼續從事雕刻藝術了。雕刻這件事從物質上和精神上來說完全是一樣重要的。這項任務是全方位的。”

在近幾年裏,蘇帕爾的作品經阿迦汗(Aga Khan)委托,由老喬治•布什和其他皇室成員的購買,並且在一系列的畫廊中進行永久陳列展示。盡管蘇帕爾已經擁有了德高望重的地位以及聲譽,但是他依舊非常謙遜,對於那些給他機會陳列他作品的人們,蘇帕爾一直懷著感恩的心態,也從未帶著有色眼鏡來定義他人。在過去的25年中,作為一名佛教學徒,他把人類看成是“靈魂的一個部分。”因此,只要他能夠平衡自己長時間的工作和作為一個公眾人物的生活,他就會感到非常的滿足。進而抓住機會放松一下,使自己從高頻率的工作中抽離出來,為收藏家們做些演講。

蘇帕爾的作品都是獨一無二而且充滿靈氣的,他的創作靈感全部來源於自然界的花草樹木。蘇帕爾在幼年時期一直在列治文(Richmond)的鄉村地區長大,每到夏天他就會去附近的島上和他的叔叔、阿姨以及兄弟姐妹們一起在山間和海邊玩耍,所以大自然在他的生活裏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他曾這樣講道:“我相信在人類和動物世界中,都存在著一樣的靈氣,抓住這些靈氣的時候,也就是雕刻家蘇醒的時候。” 蘇帕爾一直崇尚自然,所創作的作品中也縈繞著大自然的氣息,仿若並非人工雕琢,而是活靈活現的。

雕刻是一件極具耐心和韌性的工作,經過多年的雕刻工作,蘇帕爾的性格也被打磨沈澱了下來。在最近的一次歐洲之行中,蘇帕爾應邀參加了一場在德國舉辦的VIP博物館盛會(Museum VIP Event)。盛會結束後,蘇帕爾漫步在一條商業街上,這時,突然有一位陌生人向他問路。由此可見,日積月累的雕刻工作將蘇帕爾打造成了一個沈穩、自信的人,即便是在陌生的國度,也會吸引到其他人。

在今年4月時,蘇帕爾被邀請同奧普拉(Oprah)進行私人訪問,並且合影留念。在奧普拉的這次蒙特利爾的就職訪問中,她除了收到了加拿大總理和蒙特利爾市長的禮遇外,還得到了蘇帕爾親筆簽名的精裝硬皮畫冊,名為“Alluring Presence”,目前這本畫冊也即將發行。可以访问sopel.com了解更多详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