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专题研究, 中小学教育, 留学移民 » 为什么青春期的孩子如此叛逆

为什么青春期的孩子如此叛逆

教育子女是让天下父母最有成就感的事业–再没有什么事情比培养出一个快乐可爱的孩子更让人开心和骄傲的了。在人的发展过程中,每个年龄阶段都面临着不一样的挑战和任务。比如婴儿期,孩子需要学习进食,睡觉,探索周围的世界;而青少年期的任务则是成为有独立思想的人,并拥有自己的朋友圈。在此期间,青少年将面临很多挑战,很多人不能顺利度过这个转折期,从而给自己和家长带来很多苦恼。

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子女对父母言行的观察和分析比父母对子女的行为了解更为细致。这是由于所在位置的权力差距造成的。在一段关系中,如果其中一人的权力要大于其他的人权力,那么权力小的人会更加仔细地观察权力大的人,因为只有洞悉他的行为方式和规律,才能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最大限度地使用自己的权力。所以我们常见在社会中少数派更了解多数派;在公司中下属更了解上司;在群体中一般人更了解领导人;在婚姻中被虐待者更了解施虐者;在监狱中犯人更了解狱卒等等。

大多数父母眼中低估了孩子对他们的关注度以及评价他们言行的频率。被赋予了‘监管’权力的父母们习惯于认为自己是最了解子女的–并且永远是最了解他们的人。如果他们知道自己的子女如此频繁并苛刻地观察自己的话,也许大多数父母都会变得过于焦虑于如何自处。

尽管子女很喜欢评价父母的行为,但从婴儿期到青春期,再到青年期,这种评价的标准一在改变。儿童常常会把父母完美化,青少年会过度批判父母,而进入青年期的人们则在两者之间寻找平衡,从而得出较为客观的评价。

儿童(8,9岁以前)羡慕,甚至崇拜父母能够做自己力所不能及的事情,以及父母对自己管制的权力。这时的子女们希望得到父母的认可,享受和父母在一起。他们希望自己能够被这些‘评价很高’的大人们所喜欢(前提是这些大人不是虐待子女的危险人物)。儿童认同父母,因为在这段时间,父母是他们的榜样和努力的方向。这个时期的父母在子女眼中都是完美无缺的超人。

随着青春期(一般从9-13岁开始)的到来,父母的光辉形象慢慢暗淡。孩提时期从不犯错的完美父母变得一无是处。到底是什么变了?父母吗?不,但是孩子们变了,并且是有原因的。

为了和童年的自己区分开来,青少年常常会对儿时的生活方式产生排斥,以免自己被贴上‘孩子’的标签。这个时期的青少年们无时无刻不在呼吁“不要把我当小孩一样看待!”因为这种想法的浮现,很多青少年开始避免做“好孩子”,而让自己“坏孩子”的一面释放出来。“坏”在这里并不一定指邪恶,不道德,或者不合法的行为,只是父母会发现很难与子女相处—他们变得挑剔,不容易被满足,爱政变,消极抵制父母的管制,情绪变化快,冷漠,不顺从等等。这些都是因为他们对父母的评价标准和以前不同了。

 

不管你乐意与否,从前被可爱的孩子无限崇拜的父母如今要应对的是挑剔冷漠的青少年。青少年早期对父母评价标准的变化是因为他们需要父母变“坏”来使得自己的变“坏”名正言顺—“并不是我难以相处,而是你!”同时,青少年开始厌恶在公众场合和父母同行,因为这样会显得他们不够独立。父母自身的特点和生活方式在他们看来也很难堪“你一定要穿那件土里土气的衣服吗?”

我们最常听到青少年说的话就是“这不公平!”“你从来不让我做任何事!”“你太过保护我了,烦死了!”这些都是青少年为争取自由和独立的行为。这种意识通常会带着对父母的不满,因为他们需要寻找父母的缺点来使自己的行为合理化—“如果不是父母难以相处,我怎么会想要离开他们呢?”

到了二十出头的年纪时,青春期终于结束,子女们步入了青年期。随之而来的是对自我的评价和思索“是什么造就了今天的我?”为了回答这个问题,人需要回望自己的成长历程,以及其中发生的重要事件和影响他成长的关键性人物—父母。这时人们开始重新思考父母对自己的影响。多数人得出的结论都是既有好的影响,也有负面的影响。这个思索过程通常是在子女离开父母独立生活后完成的。在得出了相对客观的评价后,子女开始理解并接受自己的父母是不完美的,和自己一样的普通人。其实父母不一定要赞同子女对自己的看法—只是你需要接受它,理解子女对你的评价是在变动之中的。

“我的父母并不是完美无缺。虽然他们很爱我,但他们也犯了很多错误,做了很多对我伤害很大的决定。。。但是他们很努力地照顾我,陪我度过了难过的时光,留下了很多幸福的记忆,我知道他们已经尽了他们最大的努力。”青年时期的子女在评价父母的过程中免不了会有反复的过程—在回想痛苦往事的时候减少于父母的接触,而在承认父母对自己的正确影响时拉近距离。很多父母会对此难以接受,但如果他们能够理解,并给以耐心,保持自己慈爱的形象,理性处理,就会得到最终的和解。

 

“我们的女儿那时23岁。没有任何解释,她忽然断绝了和我们的任何联系。从来不来看望我们,几乎不接我们的电话。当她说她希望我们不要再打电话给她,如果她想跟我们说话自会打电话来的时候,我们十分受伤,也很生气—我们到底做了什么让她如此对待我们?后来我的妻子劝我说‘试着想想她是否有很痛苦的事情需要自己消化’于是我们决定顺从她的意志,但让她知道我们很爱她。我每星期给她寄一只玫瑰花,附上一张卡片,写着‘我们爱你’。直到七个月后,她终于打电话来了,说她想要回来看我们。从此之后我们之间再没有隔阂。后来我问起她怎么处置那些玫瑰,她说,一开始我把它们丢掉,或者给我的朋友,慢慢地我开始收集他们,因为我知道你们一直把我放在心里。”

 

comment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