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世界奇珍, 欧洲 » 巴黎片断 Stoll in Paris(1)

巴黎片断 Stoll in Paris(1)

文/ 陳蘇雲

七拐八轉,在古樸大氣的樓宇間穿行,走了兩個多小時,不覺累,感謝巴黎的魅力!走入小巷小道,看著市民買菜聊天,體會都市的呼吸,是我旅遊於城市,在高樓間穿梭的享受與收獲。每個國家和居民都有其特有的生活方式,而生活方式和普遍心態也可以從行人臉上窺視,是我喜歡靜觀行人的樂趣所在。喜歡法國電影中對人物內心世界的刻畫和細膩描述;喜歡電影裏出現的結實穩重近代建築和極富藝術及宗教魅力哥德式建築;喜歡歐式的昏暗咖啡廳與熱情的居民……帶著看電影的心態,我走進電影中出現的畫面,成為動態電影的背景人物,安靜地構思自己獨特的角色。

安寧的小巷停著幾部車,車型小巧,間隔有序地排列於幹凈的街邊。一位帥氣如明星的男子,右手提著公文包,左手提著小行李,滿臉春風,跨到我前面,疾步往前走。巧的是,他朝我前行方向行走,我在後面不緊不慢地逛。我允許他闖入此刻的動態電影“鏡頭”,允許他扮演一個臨時的角色。我的“電影”隨著眼前景象變化而伸展,蔓延。經過一條安靜的小街,他轉入一棟大樓寬敞入口處,腳步更加輕快起來。當我行經那棟樓,好奇地微微探頭往裏看。那是凹型建築群,由四棟樓連接而成,內有一小片空曠地,像是公寓。那男子已經不見蹤影,估計是回到家了。是否妻子甜美的笑臉和孩子們期盼的目光成了他疾步回家的動力?我似乎聽到孩子們的歡呼,聞到他妻子擺在桌上的晚餐飄出的香氣,看到他們相擁的溫馨情景。

動態“電影”鏡頭繼續移動,鐵塔在我視野內變得越來越大,似乎零距離地矗立於我前面的樓房後面,威嚴得迫使我仰望,讓我的自信心在那一刻萎縮,變得渺小。我擔心進入閉端小巷,擔心臨近鐵塔卻要轉道而行,擔心樓房後面沒有路……我勉強安慰自己,以堅定信心,繼續朝前走。轉過一棟樓,我終於看到鐵塔底部!舒了一口氣,打開攝像機,用微顫的手拍下我走近鐵塔底部的那一剎那。以前在電影和圖片上看過鐵塔,只把它與浪漫聯系,景象無非是一對衣著時尚的情侶,站在陽臺上,手端一杯法國紅酒,背景是鐵塔遠景,還有漸漸沈墜的夕陽和一片玫瑰色的天空。然而,現實中的鐵塔,威嚴得讓人不得不仰視,屏息,不敢把它當作背景。

鐵塔的底部之大出乎我的意料,一個支撐的腳便是一棟小型房子的尺寸,四個支撐腳形成的空間如同一個小型廣場。繞著鐵塔底部行走,擡頭欣賞底部的半弧形架構和由金屬鑄造的圖案,欣賞四個支撐著聞名於世的300米鐵塔基架,同時欣賞鐵塔周圍的景色。在一個支腳處,立著鐵塔設計者艾菲爾頭像。塔邊的松樹翠綠,其它樹有的秋黃有的只剩黑黑的枝椏。鐵塔邊有個淺淺的小池塘,池邊水草依舊翠綠,綠得讓人不可思議。圍繞著鐵塔,周邊形成一個公園,草坪如茵,仿如盛夏,全無深秋的感覺,遊人絡繹不絕。

巴黎片断 Stoll in Paris(1)

有幾個貌似中東人的年輕男子在塔下轉悠,手提著一大串鐵塔造型的鑰匙扣,向遊客兜售,細看,是中國制造。我對非旅遊地出品的紀念物毫無興趣,但這兜售者的過分熱情和糾纏倒是提醒了我。走進一個支架底部的小商店,我仔細看紀念品。一個鐵塔造型的玻璃小瓶子內裝著黃色的液體吸引我的視線。我拿起小瓶子端詳,標簽上寫著法語。我弄不清楚是香水還是酒,本能地用英文問售貨員小夥子,一時間,英語法語在我們間來回碰撞,在鐵塔下形成了障礙。我只好用微笑和肢體語言進行“國際交流”,小夥子也用微笑和仰頭飲水動作來回應。我終於明白了:這精致的小瓶子內裝著法國白蘭地酒。於是,我爽快地掏出錢,買下這特殊的紀念品,把小夥子的友好微笑儲存,把鐵塔造型帶回家。

幾個身著迷彩服的軍人持槍巡遊。遊人興致勃勃地在塔上或塔下流連忘返,全然不覺和平之下的荷槍實彈巡視。我買了票,排著長長的隊,耐心等待著登塔。等待中,我任由眼睛掃視,思緒飛揚。想起與女兒遊長城,遊故宮,爬雪龍山……想起女兒獨遊秘魯之艾菲爾設計的教堂和遊覽美國的自由神像……想起與女兒站在北京天安門前打電話給臥病在床的媽媽,用手機直播我在天安門前的感受,間接實現媽媽的夢想……

巴黎片断 Stoll in Paris(1)

© tonyhurst

生命短暫,能有如此機遇登上巴黎最高的百年建築,感恩於巴黎朋友的熱情邀請。鐵塔的電梯緩緩升起,我的視野也隨著提升。觀賞平臺上,看著自己來時的方向和距離,很佩服自己行走的毅力和尋找鐵塔的決心。圍繞著鐵塔近處,樓房不高,布滿巴黎聞名景色。金光閃閃的塑像,莊嚴肅穆的教堂建築,寬敞的廣場,繁忙的街道,靜靜的塞納河,各自用獨特的風格,組成了巴黎市區迷人景色。遠處,有摩天樓一叢,如孤立的島嶼,立於市區邊緣。站在高處看市景與走在街上看市景,心情和收獲決然不同,我很慶幸自己的執著,堅持登上鐵塔看巴黎。面對風景如畫的巴黎,不得不提起二戰時期救城的人和歷史事件主角:德國衛戍司令肖裏茨將軍(Dietrich Von Choltitz)。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在希特勒的強硬命令之下,駐巴黎德軍備置好了摧毀巴黎城的炸藥。良心驅使和巴黎人民的勸說,令肖裏茨將軍應了法國民眾之願,帶著過萬名官兵向戴高樂投降,避免了巴黎遭受破壞和流血戰爭,挽救了巴黎。眼前的景色讓我想起巴黎友人曾對我說起的系列歷史事件,想起目前中東局勢和新聞直播鏡頭:瘋狂炮彈炸毀城市,滿目瘡痍。想起逃過多次戰爭卻毀於文革的珍貴文物遺產……

下了鐵塔,心不能平,於是,我圍繞著鐵塔,在四周溜達,思考。夕陽西下,留下一絲晚霞在天邊,整個天空漸漸暗了下來。突然,鐵塔亮起了燈,黃色暖光華麗登場,把鐵塔的外輪廓勾勒得既柔和又不失鋼硬,像穿了件黃色珠子串起來的衣裳,堂皇不俗。仰望鐵塔,我莫名其妙地想起奶酪,想起晚餐,想起沒有戰爭的夜晚。這毫無聯系的想法提醒了我:活在和平的國度,不用在戰爭槍炮聲中穿梭,是何等的幸運。坐在地鐵上,我無心觀看旅客,想著自己的事,想著巴黎的街與鐵塔。

 

相关链接:French Tourist Office

comment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