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历史文化 » 魁北克运动的历史成因

魁北克运动的历史成因

盡管加拿大和美國媒體很少報道,所有人幾乎都對魁北克發生的一些事情有所耳聞—這座以法語為官方語言的大省早已開始準備脫離加拿大而成為一個獨立的國家。雖然這並不是一個秘密,但大多數人並不了解為什麽魁北克人向往分裂,以及各種造成這些想法的歷史原因。

Map-showing-New-France,-New-England,-New-Scotlande-and-New-Found-Lande]-

新法蘭西-加拿大第一個歐洲殖民地

眾所周知,魁北克人大多講法語—事實上,百分之八十的魁北克人以法語為母語。基本上所有的魁北克人都是法國人在加拿大殖民地–新法蘭西(New France)–的後裔。從1608年的第一次登陸到1759年英國人在新法蘭西擊退法國軍隊期間,約有一萬名法國人移民加拿大。到後來新法蘭西的衰落,約有六萬講法語的人生活在聖勞倫斯(St. Lawrance) 附近。戰敗的法國軍隊拋棄了新法蘭西,法國人移民加拿大的浪潮也隨之終止。留在加拿大的法國人為今後的魁北克獨立運動奠定了重要的基礎。

十五世紀末期,克裏斯托弗•哥倫布 (Christopher Columbus)為歐洲殖民者打開了美洲大陸的大門。從哥倫布1492年在加勒比海地區登陸開始,西班牙人開始陸續在南美洲建立殖民地。哥倫布並沒有想到後來發生的這些事情—他當時甚至以為自己是來到了亞洲。十六世紀,歐洲國家想要開辟一條更近的路線來增加和亞洲的貿易往來的利潤。而這條路線需要穿過北美洲。

哥倫布登陸汙物加勒比海地區後不久,另一位意大利人,約翰•卡伯特(John Cabot)奉英格蘭國王之命沿著東海岸(East Coast)航行,有些人認為他可能在紐芬蘭登陸(Newfoundland)。卡伯特是第一個到達美洲並知道自己並不是在亞洲的歐洲人。卡伯特為英國人在加拿大開辦大型皮毛貿易公司和今後的殖民鋪平了道路。

緊隨卡伯特之後,法國人傑克斯•卡迪亞(Jacques Cartier)於1534年在今天的魁北克地區登陸。和哥倫布,卡伯特一樣,卡迪亞也在尋找一條通往亞洲的捷徑。由於聖勞倫斯的水面如此寬闊,卡迪亞堅信這條河流會帶他到達大陸的另一頭。當時有大批易洛魁族人(Iroquois)居住在聖勞倫斯河沿岸,但仍不能阻擋卡迪亞在加斯佩(Gaspé)豎起三十英尺高的木質十字架,並宣布此地為法國領土,從此開始了法國對魁北克地區的殖民統治。

十七世紀初期,英國人在美國東海岸開辟了殖民地。與此同時,法國在新斯科舍(Nova Scotia,當時還包括新布倫瑞克 (New Brunswick)和魁北克開始了殖民統治。法國是第一個殖民加拿大的歐洲國家,法國人把他們的新殖民地稱為“新法蘭西”。

為什麽英國人要搶占法國殖民地?

在加拿大這片廣闊的土地上為一片小小的殖民地爭奪似乎讓人難以想象。但其實嚴寒的氣候和貧瘠的土地導致可耕種發展的地區並沒有想象中那麽多。新斯科舍和新布倫瑞克有肥沃的農田,而魁北克只有聖勞倫斯河沿岸的田地適合耕種。因此在大批驅逐阿卡迪亞人時,英國就開始預謀爭奪新法蘭西。

阿卡迪亞人-路易斯安那州卡津人的祖先

BiblioArchives--Acadian-women-making-rug

十八世紀中期,法國在新斯科舍和新布倫維克地區有一個很大的殖民地。而遠在新奧爾良(New Orleans)也同樣有一個建立於十八世紀早期的法國移民地。

當時大約有十三萬說法語的人在英國殖民地的海邊居住。這些人被稱為阿卡迪亞人(the Acadians)。阿卡迪亞人通過辛勤勞作,在海邊建造農田,漸漸形成了一個完善的社區。十八世紀中期,英國人命令阿卡迪亞人放棄天主教信仰,並皈依英格蘭。由於阿卡迪亞人的抵抗,英國人將他們趕出家園,放逐海外。一些人被打入牢獄,另一些人被扔到船上帶回法國。而由約四千人向南逃去,其中的少數人最終逃到了路易斯安那的法國殖民地。

多年以後,英國人再度允許阿卡迪亞人在此地居住,很多逃去路易斯安那的阿卡迪亞人回到了他們的家園,這裏至今還保有濃厚的阿卡迪亞文化。現在路易斯安那的卡津人(Cajun)便是當年阿卡迪亞人的後代。

新法蘭西的衰落和美國獨立戰爭對法國的影響

1759年,英國軍隊在魁北克市攻破法軍,一年後又在蒙特利爾大獲全勝。標誌著新法蘭西的完結和英國殖民統治時期的開始。同時,新法蘭西的居民和法國之間的聯系被一刀切斷。實際上,十八世紀中期,幾乎沒有法國人移民來加拿大。
時至今日,魁北克人還是無法忘懷新法蘭西的衰落。實際上,魁北克的汽車牌照上還標有“Je me souviens”的字樣,意為“我牢記”,來紀念1759至1760年法國軍隊的戰敗。很多人認為魁北克人不應該再沈湎於兩百多年前的一場戰役。而對於魁北克人來說,這不單單是一場戰役的失敗,更多的是對本族人文化,語言和歸屬感的追思。自從十八世紀中期,加拿大的法國人沒有一天不須為本族文化而抗爭—記住這一切慢慢成為了延續文化的一部分。

新法蘭西衰敗後的第十五年,美國獨立戰爭爆發。這場革命對英國人對加拿大法國人的態度有著直接的影響。早在法軍被擊潰的時候,美國邊境地區就已經顯示出脫離英國統治的意識。獨立戰爭一爆發,被統治的民眾公開對抗英國,因此他們很需要加拿大的法國人加入他們的隊伍。同時,北邊的英國人也十分擔心獨立戰爭會散播到加拿大來。由於在加拿大勢單力薄,英國人也必須想盡辦法拉攏更多的人。他們需要向加拿大的法國人證明,被英國統治會遠遠幸福於被美國人統治。
英國人在早期殖民統治中允許統治區的法國人保留自己的語言,文化和宗教信仰,使他們的生活除了被剝奪政治權利之外和以前幾乎沒有差別。因此加拿大的法國人在美國獨立戰爭中都選擇站在英國的一邊。英國對加拿大法國人的寬大政策直到美國獨立戰爭的威脅徹底過去之後便結束了。

路易斯安那購地案和法蘭西帝國夢想的破滅

十八世紀早期,盡管加拿大的新法蘭西已經被英國占領,法國在美國仍有很多殖民地。由於此時的歐洲正陷入拿破侖戰爭,來往法國的費用極高,法國對北美的殖民地的控制已是力不從心。美國總統托馬斯•傑斐遜(Thomas Jefferson)用一千五百萬將這些土地買下。這些屬地包括了現今阿肯色州、密蘇裏州、艾奧瓦州、明尼蘇達州密西西比河以西、南達科他州、北達科他州、內布拉斯加州、新墨西哥州、得克薩斯州北部、奧克拉荷馬州、堪薩斯州、蒙大拿州及懷俄明州部份地區、科羅拉多州洛磯山脈以東、加拿大緬尼托巴、沙士吉萬、亞伯達各省南部之密蘇裏河流域地區,以及和路易斯安那州密西西比河兩岸(包括新奧爾良市)。拿破侖對此表示痛心疾首—法國將徹底失去在新大陸立足的機會;傑斐遜則得意洋洋—一夜之間美國的國土翻了一倍!這就是著名的路易斯安那購地案。

美國民權運動和魁北克“平靜革命”

無論是對於美國還是加拿大,二十世紀六十年代都是一個歡欣鼓舞的時代。所有被壓迫的人群—原住民,非裔美國人,女性,法裔加拿大人—都奮起抗爭不平等的待遇。美國的非裔美國人運動被稱為民權運動,而加拿大的法裔加拿大人發起的保護法語的運動則被稱為“平靜革命”(Quiet revolution)。二十世紀三十年代和六十年代之間,法裔加拿大人受教育程度很低。二十世紀五十年代,法裔加拿大人社區開始表示對教堂控制,英國人主導政治經濟等不平等現象的不滿。1960年,魁北克投票選舉出新的總理讓•勒薩熱(Jean Lesage)。勒薩熱在魁北克發動了這場場類似於美國民權運動的革命。新政府將魁北克產業的所有權從英國人手中奪回,並設立新的法律法規來保護法語和文化。當時流行的口號是“Maître chez nous!”意為“我的地盤我做主!”

革命之後的法裔加拿大人和美國的非裔美國人一樣,稱呼被改成更合適的“魁北克人”(Québécois),以紀念他們在振興本族文化中所做的努力,和他們認同自己為加拿大第一個法國殖民地的後裔的意誌。

quebec---vanou

魁北克和加拿大憲法

離我們最近的關於魁北克和其他省份的事件莫過於魁北克拒絕在加拿大憲法上簽字。當加拿大總理把憲法從英國政府手中爭取回來的那一年,就像俱樂部裏所有的會員都需要在會員條例上簽字一樣,所有的加拿大省份都需要同意憲法中的法律法規。的確所有的省份都簽了字—除了魁北克。不幸的是,並沒有人八擡大轎去請魁北克簽字–加拿大總理在少了一個省簽字的情況下依然修訂了憲法。這件事再度引起了魁北克人的不滿。 他們認為這表示加拿大人始終沒有將他們當做同伴看待。憲法制定之後,加拿大政府多次試圖將魁北克在憲法上簽字,但都以失敗告終。1995年,魁北克組織了一次關於是否願意離開加拿大的公投。公投結果顯示,只有少於百分之一的魁北克人願意留在加拿大。那是一段民眾情感爆發的時期—為了表達他們希望魁北克人留在加拿大的願望,成百上千的英裔加拿大人越過大半個國土來到魁北克參加盛大的遊行活動。

對於魁北克的將來誰也沒有辦法預料。很多魁北克人認為只有從加拿大分裂出去才能更好地保護本族的語言和文化,另一些人則認為這並不是必要條件,在聯邦政府的管制下也一樣能夠實現保護文化的目的。不少加拿大其他地區的人已經漸漸厭煩了魁北克的分裂之說,並表示對魁北克人強烈的本族文化保護意識感到不解。他們認為魁北克人擁有的權力已經夠多了。當然也有人認為魁北克人保護自己文化和語言的鬥爭為全世界的少數民族做出了榜樣—魁北克的今天是由多少個復雜曲折的昨天造就的,對於它的問題,永遠不存在簡單的答案。

comment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