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Archive for November, 2013

奇利瓦克 Chilliwack

奇利瓦克(Chilliwack)坐落於古老而美麗的弗雷澤山谷(Fraser Valley)南岸,總面積達總面積260.19 平方公裏,四周環繞著加拿大最富饒的農田。奇利瓦克位於溫哥華以東約一小時車程,是弗雷澤山谷最大的社區之一,也是當地的經濟,教育和文化中心。 © James Wheeler 奇利瓦克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千年以前。第一批在這片美麗土地上定居的原住民們為它取了“Chilliwack”這個名字,意義為“頭頂流過安靜的水”。一萬年前,當最後一片冰原消退後,司多羅人(Stolo)開始在奇利瓦克附近定居,依靠河流提供的食物和水源生活。在1782年歐洲裔移民抵達此處之前,司多羅人口估計有四萬至六萬人,但之後大量的歐洲移民帶來的疾病令原住民人口下跌了百分之九十到百分之九十五。直到1857年弗雷澤河(Fraser... 

巴黎片断 Stoll in Paris(1)

文/ 陳蘇雲 七拐八轉,在古樸大氣的樓宇間穿行,走了兩個多小時,不覺累,感謝巴黎的魅力!走入小巷小道,看著市民買菜聊天,體會都市的呼吸,是我旅遊於城市,在高樓間穿梭的享受與收獲。每個國家和居民都有其特有的生活方式,而生活方式和普遍心態也可以從行人臉上窺視,是我喜歡靜觀行人的樂趣所在。喜歡法國電影中對人物內心世界的刻畫和細膩描述;喜歡電影裏出現的結實穩重近代建築和極富藝術及宗教魅力哥德式建築;喜歡歐式的昏暗咖啡廳與熱情的居民……帶著看電影的心態,我走進電影中出現的畫面,成為動態電影的背景人物,安靜地構思自己獨特的角色。 安寧的小巷停著幾部車,車型小巧,間隔有序地排列於幹凈的街邊。一位帥氣如明星的男子,右手提著公文包,左手提著小行李,滿臉春風,跨到我前面,疾步往前走。巧的是,他朝我前行方向行走,我在後面不緊不慢地逛。我允許他闖入此刻的動態電影“鏡頭”,允許他扮演一個臨時的角色。我的“電影”隨著眼前景象變化而伸展,蔓延。經過一條安靜的小街,他轉入一棟大樓寬敞入口處,腳步更加輕快起來。當我行經那棟樓,好奇地微微探頭往裏看。那是凹型建築群,由四棟樓連接而成,內有一小片空曠地,像是公寓。那男子已經不見蹤影,估計是回到家了。是否妻子甜美的笑臉和孩子們期盼的目光成了他疾步回家的動力?我似乎聽到孩子們的歡呼,聞到他妻子擺在桌上的晚餐飄出的香氣,看到他們相擁的溫馨情景。 動態“電影”鏡頭繼續移動,鐵塔在我視野內變得越來越大,似乎零距離地矗立於我前面的樓房後面,威嚴得迫使我仰望,讓我的自信心在那一刻萎縮,變得渺小。我擔心進入閉端小巷,擔心臨近鐵塔卻要轉道而行,擔心樓房後面沒有路……我勉強安慰自己,以堅定信心,繼續朝前走。轉過一棟樓,我終於看到鐵塔底部!舒了一口氣,打開攝像機,用微顫的手拍下我走近鐵塔底部的那一剎那。以前在電影和圖片上看過鐵塔,只把它與浪漫聯系,景象無非是一對衣著時尚的情侶,站在陽臺上,手端一杯法國紅酒,背景是鐵塔遠景,還有漸漸沈墜的夕陽和一片玫瑰色的天空。然而,現實中的鐵塔,威嚴得讓人不得不仰視,屏息,不敢把它當作背景。 鐵塔的底部之大出乎我的意料,一個支撐的腳便是一棟小型房子的尺寸,四個支撐腳形成的空間如同一個小型廣場。繞著鐵塔底部行走,擡頭欣賞底部的半弧形架構和由金屬鑄造的圖案,欣賞四個支撐著聞名於世的300米鐵塔基架,同時欣賞鐵塔周圍的景色。在一個支腳處,立著鐵塔設計者艾菲爾頭像。塔邊的松樹翠綠,其它樹有的秋黃有的只剩黑黑的枝椏。鐵塔邊有個淺淺的小池塘,池邊水草依舊翠綠,綠得讓人不可思議。圍繞著鐵塔,周邊形成一個公園,草坪如茵,仿如盛夏,全無深秋的感覺,遊人絡繹不絕。 有幾個貌似中東人的年輕男子在塔下轉悠,手提著一大串鐵塔造型的鑰匙扣,向遊客兜售,細看,是中國制造。我對非旅遊地出品的紀念物毫無興趣,但這兜售者的過分熱情和糾纏倒是提醒了我。走進一個支架底部的小商店,我仔細看紀念品。一個鐵塔造型的玻璃小瓶子內裝著黃色的液體吸引我的視線。我拿起小瓶子端詳,標簽上寫著法語。我弄不清楚是香水還是酒,本能地用英文問售貨員小夥子,一時間,英語法語在我們間來回碰撞,在鐵塔下形成了障礙。我只好用微笑和肢體語言進行“國際交流”,小夥子也用微笑和仰頭飲水動作來回應。我終於明白了:這精致的小瓶子內裝著法國白蘭地酒。於是,我爽快地掏出錢,買下這特殊的紀念品,把小夥子的友好微笑儲存,把鐵塔造型帶回家。 幾個身著迷彩服的軍人持槍巡遊。遊人興致勃勃地在塔上或塔下流連忘返,全然不覺和平之下的荷槍實彈巡視。我買了票,排著長長的隊,耐心等待著登塔。等待中,我任由眼睛掃視,思緒飛揚。想起與女兒遊長城,遊故宮,爬雪龍山……想起女兒獨遊秘魯之艾菲爾設計的教堂和遊覽美國的自由神像……想起與女兒站在北京天安門前打電話給臥病在床的媽媽,用手機直播我在天安門前的感受,間接實現媽媽的夢想…… ©... 

狩猎入门须知

文:Jerry Guo 編輯:劉怡遙 狩獵在現代社會是一項非常享受的休閑運動,它能滿足人們征服的欲望和追求新奇刺激的心理。在狩獵過程中,不僅能學到狩獵的技巧還能培養人們堅韌不拔的意誌,良好的團隊合作精神,提高人們在自然環境下自我生存的能力和意識,對華人融入加拿大當地社會也有一定的幫助。加拿大是獵人的天堂,在這裏你即可以打到兇猛無比重達2000磅的大灰熊也可以打到北美特有的美洲獅和北美馴鹿,而黑熊,駝鹿(四不象),大角鹿,黑尾鹿,山羊,野狼等在這裏也是為數眾多。在加拿大,獵人視狩獵為一門藝術,他們恪守法規,絕不濫殺無辜,在享受打獵的同時,也不斷在提高自己自身的獵德,真正感受著狩獵運動的精髓所在。 在加拿大打獵是合法的,但為了保護環境和維持生態平衡,政府對打獵有著非常嚴格的規定,只可以在特定的時間與特定的地區打特定的動物。這樣的規定,既不會對動物的生存繁衍造成威脅,也保持這個地區的生態平衡。同時,政府又可以因打獵而增加財政收入而拯救瀕臨滅絕的動物,這是一個非常良性的循環。 ©... 

冰川国家公园

冰川國家公園(Glacier National Park)作為不列顛哥倫比亞省七座國家公園的其中一個,保護著哥倫比亞山脈(Columbia Mountains)的一部分。 圖文編輯: 劉珣 園中的羅傑斯道(Rogers Pass)因其在建設和發展加拿大的第一大國家運輸路線—太平洋鐵路(Canadian Pacific Railway)所起到的重要作用而被指定為加拿大國家歷史遺址。1886年修建的加拿大橫貫公路(Trans-Canada Highway)也從這裏通過。園中群峰林立,層巒疊嶂;數不勝數的冰河和種類繁多的野生動植物讓人目不暇接。 Photo... 

加拿大最古老的的啤酒 Molson-Coors Canada Inc

雖然已經要進入9月份了,蒙特利爾的夏季似乎還是遲遲不肯離去。氣候沒有轉涼,所以蒙特利爾的露臺生意依舊火熱。其實即便是在秋季,很多的蒙特利爾當地居民都願意在午後時分,坐在酒吧的露臺上,點幾瓶啤酒,與三五好友一起坐著享受陽光,很舒適愜意的度過一個下午。對於中國人來說,一提到啤酒,“青島啤酒”這四個字就會馬上躍然紙上。青島啤酒可謂是揚名海外的中國國產啤酒了。對於蒙特利爾人來說,蒙特利爾的茂森啤酒(Molson)是他們心中最好的啤酒品牌了。 總部位於蒙特利爾的茂森啤酒集團(Molson-Coors...